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史上第一位成功劫机者:携9公斤巨款从3000米跳机神秘消失49年

发布日期:2021-09-03 12:00   来源:未知   阅读:

  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相信不少国人还历历在目。当时劫持了4架波音飞机,其中两架撞向了世贸中心的南北两塔,还有一架撞向了美国的五角大楼,最后一架因为乘客的反击,最终坠落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片空地上,距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只有20分钟飞行时间。

  也是因为911事件的惊世骇俗,劫机犯成了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罪犯。而911事件里的并不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劫机犯,最传奇的,还得是1971年的丹·库珀。他是何许人也?身上又发生了什么故事?且听笔者一一给大家道来。

  他乘坐的是1971年从波特兰飞往西雅图的305号航班,在上飞机之前最快开奖现场报码,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他身着一件黑色风衣,带着一个大皮箱,看起来相当干练。由于那会并不发达的安检措施,丹·库珀在登机前并没有被机组人员查出来有何异样。

  直到飞机起飞后,丹·库珀呼叫了空乘服务,在点了一杯波旁酒后,丹·库珀塞给了空姐弗洛伦斯一张小纸条。

  一开始,弗洛伦斯还以为这是丹·库珀写给她的情书,毕竟这种事情在飞机上太常见了,她都没打开看就放到了口袋里。而丹·库珀见状便提醒丹·库珀“我觉得小姐你最好还是看一下小纸条,我皮箱里装的是炸弹。”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弗洛伦斯随即颤颤巍巍打开了纸条,上面是一行冷冰冰的文字“这架飞机已经被劫持了。”

  没来得及多想,弗洛伦斯马上汇报给了机长。通过交涉,丹·库珀说出了自己的要求,1个小时之内凑齐20万美金,而且必须是现金,还不能有任何标记。此外,还要准备两个降落伞,并且当飞机降落时,希望看到一辆装满燃油的卡车停在降落地点。

  通过和塔台的沟通,航空公司很快凑够了丹·库珀的要求。飞机也被迫降在预先准备好的跑道上,在拿到20万美金后,丹·库珀给飞机加满了油,同时释放了飞机上36名乘客,只留下了机长和他自己。

  随即,他又命令机长再次起飞,目标是墨西哥城,机长无奈只好照做。同时,丹·库珀还让机长保持低空飞行,将高度稳定在3000米左右。没想到,航程刚进行到一半,丹·库珀直接打开机舱门从飞机上一跃而下,和他一起下去的,还有那个装有20万美元,重达9公斤的铁箱子。这也是丹·库珀为何要了两个降落伞的原因。

  就这样,丹·库珀当着机长以及全美人民的面消失了。虽然后来美国联邦调查局也介入了这起劫机案,并针对丹·库珀跳伞的区域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但49多年过去,仍然一无所获,联邦调查局也不得不宣布放弃。至于当时给丹·库珀的20万美元,尽管银行还是偷偷做了相当隐晦的记号,但至今都没有看到一张在市面上流通。

  也正是因为丹·库珀,全美机场自1971年后,建立起了健全的飞机场安保制度。然而,还是没能防住30年后的911事件。而911的劫机犯已然在爆炸中湮灭,丹·库珀却依然逍遥法外,虽然不能确定是否还在人世,但他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至今未被抓捕的劫机犯,其际遇之传奇,可见一斑。

  1983年5月5日,中国民航296号三叉戟客机从沈阳东飞往上海,飞机上共有105人,其中机组人员9人,乘客中有3名日本人。

  11时20分左右,飞机飞临山东半岛的海面上空时,混在旅客中的卓长仁等6名劫机者,突然冲到飞机的驾驶舱前,持枪闯入驾驶舱,对着驾驶舱内的机组人员射击,两名机组人员当场受伤。

  卓长仁等人随后用手枪对准了机长和副驾驶的脑袋,胁迫飞机降低高度,改变航向,并凶恶地表示“不听命令,我要叫全机同归于尽。”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卓长仁等人多次用手枪指着机长的头,强行乱推驾驶杆,使飞机忽升、忽降,从9000米的高度骤然降到离海平面只有600米,造成剧烈颠簸,随时都可能机毁人亡。

  13时59分被劫持的客机飞越“三八线”,进入韩国上空。韩国军用飞机起飞拦截,在这种情况下,驾驶员被迫驾机降落在韩国的春川机场。飞机降落后,6名罪犯武装控制飞机和人员近8个小时之久,最后向韩国当局缴械,机组和旅客才摆脱人质状态。

  后来经调查发现,同机的劫机女犯高东萍的父亲是沈阳军区副参谋长,高东萍把手枪和子弹藏在她的化妆盒里,以她的特殊身份,走免检通道把手枪和子弹带上飞机的。

  劫机事件中的暴徒共六人:卓长仁、姜洪军、安卫建、王彥军、吴云飞和高东萍。

  劫机头目卓长仁,原是辽宁省机电设备公司统配产品科汽车计划员。曾长期往返广东、沈阳等地进行倒卖汽车、行贿受贿、投机诈骗等活动。1982年9月,辽宁省机电设备公司对他做出了停职审查的决定,正准备依法逮捕法办。

  姜洪军、安卫建、王彥军、吴云飞四人,分别犯有流氓、盗窃和诈骗等前科,有的被公安机关拘留过,有的是逃犯。其中女劫机犯高东萍,是卓长仁的姘妇。

  劫机事件发生后,中方立刻和韩国方面展开谈判,并于10日签署了同意把旅客、机组和飞机送返中国的备忘录。当天下午,全体中国旅客和9名机组人员回到上海。

  然而,关于6名罪犯的处理,中韩双方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当时,中国和韩国当时并未建交,韩国当时和台湾方面还保持着“外交关系”。所以对该6名罪犯的处理,韩国方面明显受政治关系的左右。

  中国方面坚持,卓长仁等6名罪犯在劫机以前已犯了窃枪潜逃等罪行,而且武力劫持民航飞机是国际上公认的一种严重犯罪行为,因此要求韩国当局将6名劫机罪犯交由中国司法机关依法惩处。

  韩国方面则表示要按他们的法律处理。3个月后的8月,卓长仁劫机案在汉城开庭宣判。在这之前,台湾当局对韩国政府施加影响,声称卓长仁是“义士”,希望韩政府让卓长仁等尽早入台,但是国际间早已认定卓长仁等六人是暴力劫机,劫机的罪名不能洗脱。韩方对六人仅判了一年徒刑,而依照国际惯例,理应把六人送回中国。

  但是,台湾当局为了宣传需要,通过种种外交途径,耍弄种种阴谋手段,终于将在汉城宣判才几天的暴徒,当成劫机“英雄”接到了台湾。在台湾方面的活动下,1984年8月13日,韩国方面宣布对卓长仁等六名罪犯“停止服刑”,“驱逐出境”,并于当天将他们送往台湾。台当局立刻如获至宝,封他们为“投奔自由的义士”,并先后给予了每人超过750万元台币的“生活费”。

  曾有媒体形容卓长仁与同伙刚到台湾的生活为“彩带加身,好不风光”,6名劫机犯到达台湾后,蒋经国亲自“召见”,并指示所谓的“大陆灾胞救济总会长”和“秘书长”安排他们的工作、生活及学习,“以使6人在台湾一生都过得无忧无虑”。

  并无学术专长的卓长仁先被安排在“大陆问题研究中心”当“研究员”,后“留职停薪”被安排到台军“政战学校”“深造”。据台湾有关方面统计的数据,卓长仁曾在台北等地的电视台、广播电台、工厂、学校、机关及台军中发表近百场演说。

  1988年4月11日是,卓长仁与多年来一直姘居的高东萍在台北郊区的淡水别墅举行了婚礼。卓长仁1983年入台后,用一部分“赏金”买下此别墅,一直与姘妇高东萍在此享受着豪华的生活。

  卓长仁结婚了,这一消息在台北引起反应。“国大”代表吴哲郎则亲自起草诉状,告卓长仁犯了重婚罪。于是,台湾许多新闻记者和政界人士突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卓长仁劫机到底为了什么?

  这个疑问在不到一年时间,就获得答案。那时,曾跟踪采访报道卓长仁劫机事件的台湾记者秘密来到沈阳,经中国记协的同意,采访了卓长仁原来的妻子及邻居,发现卓长仁根本不是什么“义士”,他抛妻别子,丢弃父母,完全是为了逃避责任,追求享乐,是一个心肠狠毒的人。

  卓长仁劫机真相被揭穿后,引起台湾公正舆论的谴责:“不仁不义之徒”,“没良心的狗杂种”,六名劫机犯是“国际恐怖暴徒”应判死刑等舆论四起。在这种千夫所指,万民唾骂的生活环境里,卓长仁等度日如年。

  一度在台北拥有千坪以上的土地的卓长仁最初生活堪比富豪,但他很快将其挥霍,加之两岸关系已发生微妙变化,他已渐渐失去政治宣传的价值。卓长仁先是被“政战学校”抛弃,随后又被“大陆问题研究中心”停职停薪,生活迅速陷入困境。

  1991年8月6日,台北国泰医院副院长王欲明的儿子王俊杰,被人勒死在轿车的行李箱里。警方经过半年多的调查,确信死者与卓长仁有金钱往来,继而对卓长仁展开调查。

  7个月后,即1992年3月,台湾当局下令收押了卓长仁及他的同伙施小宁、姜洪军等三名嫌疑犯。

  1992年5月,台“检察官”根据确凿的证据,以掳人勒索及杀人罪嫌对卓长仁提起公诉。同年12月28日,卓长仁在台北桃园地方法院被判处死刑。

  据判决书指称:“卓长仁和姜洪军因经营地下投资公司亏损连连,负债累累,施小宁则因从事期货交易不当而积蓄亏损殆尽。”于是,三人密谋绑架了王俊杰,堵塞王俊杰的口鼻使王窒息而死,又向其父王欲明勒索巨额钱财未遂,弃尸而逃。

  卓长仁等“义士”,就这样终于暴露了凶狠残暴的真面目,落得了可耻的下场。

  在卓长仁事件的示范下,台湾似乎一时成为劫机者的天堂。到了1993年,中国大陆共有10架民航客机被歹徒劫持,全部飞往台北桃园国际机场,这一年也被称为“劫机年”。除此之外,还有11件劫机未遂事件。

  1988年5月12日,张庆国、龙贵云二人以暴力劫机,这是大陆民航客机第一次被直接劫持到台湾降落。台湾当局对其判刑三年半,随后予以“假释”,允许二人在台“定居 ”。

  1993年4月6日,刘保才、黄树刚劫持南方航空波音757客机,被台方判处10年徒刑。刘、黄分别于1999年2月和1997年被遣返。

  1993年6月24日,张文龙劫持厦门航空波音737客机,台湾地区司法机关判处张文龙有期徒刑9年。2001年被遣返。

  1993年8月10日,师月坡劫持中国国际航空波音767客机,被台方判处有期徒刑9年。2001年被遣返。

  1993年9月30日,杨明德、韩凤英劫持四川航空TU154客机,台方判处杨明德有期徒刑9年、韩凤英有期徒刑6年。2007年8月和1997年7月,杨、韩被遣返。

  1993年11月5日,张海劫持厦门航空波音737客机,台湾地方法院判处张海有期徒刑10年。2001年被遣返。

  1993年11月8日,王志华劫持浙江航空冲八客机,台方判处王志华有期徒刑10年。2008年2月28日被遣返。

  1993年11月12日,韩书学、李向誉劫持北方航空MD82客机,被台湾方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和13年。韩、李分别于2001年和1999年被遣返。

  1993年12月8日,高军劫持北方航空MD82客机,被台湾方面判刑10年,2001年2月被假释。2001年被遣返。

  1993年12月12日,祁大全劫持厦门航空波音737客机。2001年被遣返。

  1993年12月28日,罗昌华、王玉英劫持福建航空Y7客机,被台方分别判处有期徒刑9年、7年。1999年2月被遣返。

  1994年2月9日,林文强劫持西南航空737客机,2007年8月被遣返。

  1994年6月6日,邹维强劫持南方航空737客机,1999年2月9日被遣返。

  1998年10月28日,袁斌和徐梅劫持中国国际航空波音737客机,2001年6月被遣返。

  尽管1990年9月两岸红十字组织已经签署《金门协议》,但台湾当局却一直未予认真执行。对一些劫机者的有意轻判,也从客观上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让一些人铤而走险。劫机者的理由五花八门,有人是负罪潜逃,有人则是对生活现状不满,甚至还有的劫机者只是因为工作上和同事闹矛盾。

  连续的劫机让台当局感受到了舆论压力,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台湾方面开始采取人机分离的处理方式,让飞机和乘客、机组人员返回大陆,而留下劫机者在岛内判刑。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才使他们改变了态度。

  1997年3月10日,台湾远东航空一架高雄飞台北的客机被劫机犯刘善忠劫持飞抵厦门。两个月后,大陆方面依据两岸《金门协议》,率先将刘善忠遣返回台。此后,台湾方面也开始陆续遣返大陆劫机犯。